与鬼同行: 头发甩甩

随着学校假期结束,火车厢里的乘客更显得拥挤。多年在外国乘搭公交车上班 – 试过无数次挤不上;被挤上;被压扁;被僵硬;变沙丁鱼等等的经历,這就是先进大都市伦敦供不应求的公共交通设施尴尬事。 今天要说的是隔岸观火的‘头发甩甩’事件。话说我成功挤上火车,自己的位置也不算太差,刚好就面对一位个子不高的女生。而她,面对另一位同样身高一头蓬蓬长发女生的背部。她俩的距离相差大约30公分,可以这么形容 – 我的面;你的头发。 不长不短的25分钟,长头发女生不时‘广告女’上身,一时左甩来个‘Pantene洗发水’;一时右甩来个‘Loreal洗发水’;要不然就左右甩一甩散发出自个儿的女人魅力味。我看她后面的女生实在可怜,左望不是,右望又不行,四面围城!   相关文章: 生命一小时的价值? 旋转的黑天鹅

更多

我的第一次 — Sunday Church Service走一回

10点半抵达‘教会‘开动第一次在英国体验周末礼拜活动。这个社区教会位于Kent的北部,不是传统的的顶尖教堂却是一栋设计新颖的社区活动中心。踏入大门口立刻传来演唱会般的响亮乐器配搭洪洪歌声和观众附和主唱歌手泛波在一片音乐海涛里。 推开内堂大门,立刻看到舞台上有两位主打‘神’歌手,陶醉沉溺在神歌里。她们一边时唱时笑,对我来说有点儿诡异。配上音乐班底的三个吉他手,击鼓,吹笛,还有超过百名虔诚信徒高声歌唱 — 当时的我以为自己来错了音乐会呢。老实说音乐的曲调非常潮流,一点也不苦闷。加上信徒在享受歌颂耶稣的音乐海里所展现让人眼花缭乱的百样姿态更是。。。让我惊叹和惊讶。 话说舞台的两个侧面各有大大的窗户,望出去是一片遥阔的天空;有几个信徒选择站在窗口前方,也就是我们的正前方,其中有一名黑女人因高昂歌颂导致神情极为扭曲,时而摇摆身体舞动全身;突然跪下狂摇头颅;突然间又趴了下去!我很是吃惊这种通过宗教音乐诱发体内的狂野行为。另一头有一位白女人手持两条体操丝带,像嫦娥般舞动丝带,不停的旋转再旋转。还有许多的千姿百态我也不继续描述下去,因为好戏在后头。 传统礼拜听说有神父说教,但今天是一位‘神治疗师’,通过自己的能量治疗信徒。他的演讲特色是 – 一边演说一边插入:WoW, Thank you Jesus; WoW。例如一段3分钟的演说会插入几遍的WOW,所以半小时下来的分享就听了几十遍的Wow。。。。真的是WOW。不过他今天从圣经挑来的这一段让我有感而发也非常赞。他说:每个人都是天生的risk taker,打从离开妈妈肚子里的那一刻,我们开始了人生冒险记,向未知的前方前进。他要提醒我们,人活着,要No Fear。这还挺有意思的。 然而,来到了治疗阶段,他要大家闭上眼睛,接受耶稣的大自然治疗能量 – 所谓:手痛医手,肚痛医肚,脑痛医脑,等等等。就在这时候,有人开始全身摇摆,有人痛苦呻吟,有人大叫,有人跪了下来(我得承认椅子被推开的摇晃杂声逗我睁开眼睛)。更厉害的是,坐在我隔壁几位的信徒突然间‘啪’的一声整个人倒下去,就这样趴了几分钟直到‘疗程完毕’。 这个非一般的周末礼拜体验还真的大开眼界。

更多

Langham酒店下午茶

应朋友邀请的答谢宴,来到Regent Street的Langham Hotel用下午茶。享受英国人的传统最爱 – 来个Tea。 想象中的五星级酒家的Tea应该盛装而隆重,打扮漂漂亮亮的华丽出场,大概长得这样子吧! 抑或这样子: 都没门。。。 先上一杯上等香槟~ Laurent-Perrier, Brut NV(口感的确很好,但香槟下午茶实在有点儿。。。别扭)。上一壶热茶 接下来,首先上一道Festive eggnog; 再来: Selection of indulgent finger sandwiches,包括:= Duck egg and oscietra caviar blini Balvenie whiskey smoked salmon and fennel brioche Farmhouse stilton, red onion and port relish, walnut bread Classic Cucumber, cream cheese chives Smoked turkey, marjoram stuffing, cranberry bread 接下来,Selection of […]

更多

游诺尔庄园和鹿园(Knole House and Deer Park)

自从收看英国连戏剧Downtown Abbey以来,第一次带着‘不一样的期待’参观英国庄园。。。老实说,我很满足。 这一套房子位于英格兰Sevenoaks的诺尔庄园,围绕着的是一大片鹿园。据说庄园内设有365个房间,可是开放的房子只不过是寥寥几间,当然,这也是挺经典的几间。古时代的房子设计按‘空间’来炫耀财富和显赫地位,所以说房间越多越好。像这一栋庄园,有great hall, library, dining room, 奴仆室,画廊,贵宾房,等等等,真的和Downtown的庄园设计无异。走入Knole,像是进入了大型画廊收藏室,丰富的绘画作品让人咋舌。 和自愿工聊了庄园的沧桑历史,原来庄园的前身是大主教宫,后来主教和路易14世翻面被回收,转手落入Thomas Sackville的手中。里头的收藏品除了通过货真价实的买卖方式,有不少是王室的‘遗弃品’。据自愿工的说法,当时候房间建的很多,却又空洞缺乏装饰品,于是通过和王室的密切关系,把他们不需要或遗弃的家私或装饰都拿过来。这也是为什么里头展示了许多王室相关的物品,例如其中有名的‘脆弱之床’。 里头不允许拍照,只好从National Trust网站转载几张有意思的内部照片:   不能不提的是,他们的后裔目前还居住在庄园的其中小栋楼里。虽然房子的拥有权已经和他们无关,但是能够留守阵地,也算是和家族联系的仅存关系吧。 最后心满意足的来到大庄园外,拍张照留念的时候正好遇上鹿群放息的好时刻。这么的靠近,不用像贵族般骑马追捕吧! 推荐指数:五星***** 地址:Sevenoaks, Kent, TN15 0RP (Sat Nav TN13 1HU) 网址: www.nationaltrust.org.uk/knole

更多

Brexit公投进入倒数阶段

英国‘欧盟会员去留’公投即将在6月23日举行,这是继去年苏格兰的‘独立公投’以后,另一个历史性的‘全国决定’。马国身为英联邦成员,我也拥有投票权,数数下来这已是我在英国不下5次的投票活动,包括上几周新鲜出炉的‘伦敦市长’选举活动。 这次的公投,让全国人们参与决定性的一刻,听似非常民主,让国人根据民意做出判断。然而,我疑惑的是,英国去留欧盟究竟应不应该通过公投决定呢?结果在保障上读到其中一个读者感言让我身同感受。他是这般写到: ‘If the result of a Brexit is so dire – with falling house prices, hundreds of thousands out of work, plummeting wages, more expensive holiday, not to mention a European War – then it is very irresponsible of this government to allow us to vote on the matter’. 不是吗?危言耸听的言论听了让人徒增烦恼,纵然支持留欧与支持退欧的阵营每方都各自在媒体上,包括报章,互联网,电视活动上陈述‘去与留’的利与弊,但是他们的重点都是自圆其说,避重就轻,毫不中立。一个牵涉国家经济命脉和发展大蓝图的决定,需要的是理性与判断,通过评估相关事实的范畴做出决策。 打个比方,留欧阵营宣称英国一年从欧盟获益910亿英镑,这包括拨款给英国大大小小博物馆做研究费用,给大学的学术研究经费,等等等。但退欧阵营则表示,英国每周需要向欧盟支出大约3.5亿英镑,一年下来这笔‘会员费’足以抵消英国所得到‘欧盟益处’。然而,如果真的退出欧盟,英国政府是否真的会把同样的款额发配给相关企划?再来,留欧阵营宣称’退欧将永久损害英国经济’,这句话的评估范畴又包括那些呢? 总而言之,个人觉得做出这个重大决策时不应采用‘公投’这种方式。 (除非,它是唯一的‘置于死地而后生’出路。比如说,马来西亚的民主已死,如果有‘公投’方案,那么在大家愿意承担‘国而无领导人的风险’下,首先让殃国殃民的纳吉倒台,接下来重新整顿国家的清廉风气,方为上策。)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