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说英文

Read an article that contains new vocabulary for you. Learn the meanings of the new words from the glossary; expand your knowledge

英国人的’最爱毒品’排行榜

欧洲毒品横行霸道虽然不是新鲜新闻,但这份统计数据或多或少会带给你一些震撼。根据调查显示,3个成人当中有一人曾经‘体验毒品’。可见毒品的威力是如何强大,如何让人闻风丧胆。古时候有中国人爱鸦片,几经辛苦才能撇除的陋习。但今时今日的欧洲,却仍然杂草难拔,是不是灵验‘善恶到来终有报’的道理呢?

以下是英国青少年的’最爱毒品’排行榜:

  • 大麻 (Cannabis) 15.7%
  • 可待因(Cocaine) 4.2%
  • 摇头丸 (Ecstasy) 3.3%
  • 安非他命 (Amphetamines) 2.0% *兴奋剂
  • 氯胺酮/K子(Ketamine) 1.8% *麻药
  • 亚硝基异戊酯 (Amyl nitrite) 1.7%
认识几种欧洲的普遍毒品

伦敦人的Cockneys口音

伦敦英语通常给人的第一个感觉:很Cockneys口音,即很伦敦腔。在伦敦生活以前,不懂什么是Cockneys。现在才懂得这个名词泛意指的是‘伦敦人’。在清楚一点,是以前出生在伦敦东区的伦敦传统居民,也可以解释为‘属于伦敦东区的地区性方言’。Cockneys特点是很有个性,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 他们总是尖锐和坚韧无比,老谋深算之余也能保留他们的幽默感。著名的Cockneys包括了迈克尔·凯恩(演员)和查理·卓别林(好莱坞无声喜剧影星)。

最初它使用“俚语”并作为一种秘密语言,为伦敦街头商贩(costermongers)和罪犯所使用,让别人无法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非法活动。来到现代有不少词语已经融入现代英语被普遍使用。基本上,“俚语”创建是通过更换新单字到另一组词中的押韵单子,然后消除与原词押韵相同的部分。下面有一个简单的例子:

head > loaf of bread >

loaf = head (in Cockney)

Corckney例子:”Use your loaf, you silly boy!”

现代英语例子:”Use your head, you silly boy!”

目前仍然有Cockneys住在伦敦,但随着岁月的流逝越来越少。大量的Cockneys的迁移到伦敦郊区,这个古老的伦敦英语正在慢慢的被英国现代口音所取代。

伦敦押韵俚语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伦敦英语的一部分,这里是生活上经常使用的几个例子:

考克尼(Cockney)语言

英国生孩子篇

最近朋友们都接二连三的迎接新生小生命,话题总是围绕在大肚子,妇科检查,生产准备,坐月子等等的话题。一涌而来的‘知识’几乎让自己错觉到我也‘随时ready生产’了。自从上个月欢迎了两个小宝宝后,昨天收到一个好消息 – 英国生活的小圈子又加入新成员。

在英国生孩子

忽然间很想写一篇关于‘英国生孩子’的文章,还有一些不可不知道的术语,并伴有英文词汇以供参考,希望可以借此帮助到在英国生活的准妈咪和准爹地。生产以前的检查留到下一期才谈,今天我着重说说‘分娩’的过程。

首先,在英国生宝宝除了一般传统进入[产房]的选择以外,还有[水中分娩]和比较新时代的[自然分娩](birth center). 「自然分娩中心」与「产房」的不同之处是前者为孕妇提供了一个自然分娩的机会,亦即医院提供设施,但就不使用药物。很多夫妇相信如果没有用麻药或其他药物,自然出生的子女将更加健康。而「产房」则有助产士帮助,如有需要还会用药或剖腹生产。

凭借着朋友的真人真事经历,带出这一篇:英国生孩子。

周六中午已经出现轻微流血。到了晚上已经不时有长短不一的阵痛(contraction period)。到了半夜四点多终于唤醒老公,一块儿monitor准妈妈的情况。在英国的公立医院,你不能够随随便便的‘入院’。要是dilation程度不大,会被‘踢回家’ 的 (dilation子宫口扩张度,一般用0-10指来表示)。结果等到凌晨六点多时,痛到不行后才挂个电话到health line,被告知到医院做检查。拎了以准备妥当的背包,缓缓慢慢的痛着下楼。

到了医院后,由于疼痛激烈的关系需要推着车子进去,本来按照计划需要去Birth center待产. 可是被通知到Labour ward那里接受检查。首先,midwife吩咐说要‘验尿’以检查身体情况。怎知道出现最恐怖的一幕,厕所门才打开就看到一滩血水在地下,把大家都吓傻了。结果3个midwifes冲进来帮忙,doula(助产士)随后推着大仪器进来,气氛一时紧张到极点。首先通过ultra sound检查婴孩的心跳情况,确定一切正常后就是阴道检查(Internal-Vaginal Examinationdilation),既dilation裂开程度。已经去到8cm,还看到bb的头毛。这也确定属于安全分娩,称为:有头部先露 (cephalic /vertex of presentation)。于是,早上7点多开始进行‘delivery程序‘

首先进行人工破水(Membrane Rupture 或 water broken),够后就是几个小时的‘作战’工程。其实生孩子不像做戏一般死命的push push push。。。midwife会给于指令,到contraction频密出现时就是努力pushing的时候,可惜宝宝头毛总是徘徊在‘门口间’进 进出出上上下下,不愿出来。直到了中午11点,准妈妈已经累倒瘫痪。待医生进来检查状况后,提议他们使用产钳助产(Forceps Delivery)和侧切(Episiotomy),宝宝呼噜一下从肚子里滑出来, 随后听到宝宝的’哇哇’哭声响起,时间是11:55am。感谢天!

最神圣的任务来了:由爸爸亲手剪断脐带 (Umbilical Cord) – 一辈子的爱和无私照顾责任从这里出发!待医生取出胎盘(Placenta)和处理缝合(Perineorrhaphy Stitch)的工作后,整个生产过程完成。在经过留院观察一晚后终于可以’2+1’回家去。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