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ck or treat! 万圣节快乐

昨天是万圣节,家里来了不少小妖怪讨糖果。其中一批小孩子很好玩·,一开门就听到他们大声说:Trick or treat! 我笑笑回答一声:Happy Halloween!So, how many of you? (需要准备糖果给他们嘛)。 结果一个说three,一个说four,另一个说five。。。。我心想,别再说下去了,我眼睛看到的没有那么多个小孩子哦,脑子闪过‘电梯满人’的鬼故事。。。 还是说外国小孩把他们喜欢的 ‘imaginary friend’ 带出来讨糖果不成!?两个变四个,四个变八个。。。 最后从后面跑来一个小孩子,的确是五个,真是淘气鬼。其中三个都很认真的化妆打扮,拎着小糖果彩色桶,很可爱。其中两个小男生竟然只是拿了塑胶袋!喂喂喂,不要‘骗食’哦。还在阿姨很大方,糖果给你。。。 其外敲门的有‘孤独小黑鬼’,面部化了红色流血妆,像是一面委屈。心想是他妈硬把他带出来训练胆色不成。还有一对姐妹花打扮的特别耀眼,一身鬼妆鬼气十足,父母肯定花了不少心思啦。 不得不提小孩子们都有一个共同点,爸或妈都会站在屋子的外围,离开门口挺远的地方,不会靠近大门口。之前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以为是纯属让小孩子有机会勇敢的当主角。后来才知道,这也是减低对屋主的提防之心,因为有不少进屋抢窃案件是通过trick or treat的借口登门直入。 防人之心不可无,何况是防鬼之心呢。Happy Halloween!

更多

不可理喻的回教难民(烂民)

让人心痛的阿拉伯战争,叙利亚内战,让受害受难的人们流离失所,失去家园,失去亲人。。。这都是走出历史课本的现实,仿佛遥不可及的大炮,体无完肤的城镇,失去家园的难民,仍然真真实实的发生在地球的某个地方。幸运的我们应该去帮助他们,就像当初我们祖先经历战争磨练和他人的帮助,才造就今天生活舒适的我们。然而,一则又一则让人发齿的流氓事件和以德报怨行为,混淆了我对他们的感觉。 之前在德国发生多宗难民性骚扰事件还历历在目(犯案者大多是來自伊斯兰国家的寻求庇护者),昨天又有一单新鲜出炉的气愤事件发生在德国难民营。由于现在是Ramadan斋戒月,有小部分烂民因为食物的分量不够和派饭时间对回教徒‘安排得不好’,竟然选择纵火闹事,事后还大言不惭地说:We had to do it so that things change! 他们这一搞,难民营造成大混乱和超过8 million的损失,为的是要争取更多的‘烂民福利’。 或许很多人还在疑问:怎么会有这样不懂感恩的人,人们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打开大门,尽其所能帮你,让你有安顿之所。你却怨这个恨那个,理所当然的,仿佛全世界都亏欠了你。这就是丑陋的人性,更加不幸的,回教徒再次成了丑陋的主角! 闪过另一则新闻,关于刚上任的伦敦回教徒市长Shadiq。自从上任以来,他时常刻意和自豪地重复自己是回教徒,让人感觉很奇怪。关键是,我从来没有听过Boris Johnson强调自己是名Christian,因为宗教和市长职务根本不应该存有重叠关系!Shadiq视乎做得太过,过度宣扬回教了吧!之前伦敦选举时他承诺在位期间的4年不会让交通费起价。我当时就想,‘我这样都相信’就是傻瓜!结果他顺利中选,兑现承诺的时候有了这样的结果:‘交通费不涨价只局限于单程交通,其他的票价如weekly pass, monthly pass和annual pass不会得到受惠’!看吧伦敦人,上位不到一个月就露出狐狸尾巴,Shadiq还大言不惭的说:我做到了,的确会有交通票价维持不涨!Come on,真正的伦敦人都用长期交通票上班的吧,谁管你的单程费用呢。冷笑,但却不失望,因为我从来不相信他可以做到兑现承诺。

更多

与鬼同行:九岁孩子的生日派对

前天在报章上读到一则新闻,关于一位妈妈花了200镑包租一架LIMO豪华车子把寿星女儿和她朋友从‘美甲活动‘接送回家的时候,竟然遇上一架超级肮脏,垃圾满堆,车况糟糕的LIMO服务。本来的愿意是要投诉不道德LIMO载送公司的不专业服务,那知道闹钟却敲了后门,许多读者冲着’妈妈的礼物‘这话题大发言 论。 ’9岁的孩子需要美甲庆祝生日,那21岁要该嘛了呢?‘; (心想要不整容!) ‘音乐抢礼物’的生日游戏 不好吗?童真不灭;(心想时代不一样啊!) ‘200镑开个Saving户口不好吗?’ ‘我讨厌泼他人冷水,但是美容配套和专车接送对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是不是做多了?’ 当然,我并不赞成这个妈妈的庆祝手法,然而家家有一套自家的’子孙兵法‘,谁又管的着呢。

更多

隐形人,请微笑

’不分神,不超速,要小心!‘ 这是我进入冬天以后,每次在晚间时分驾车出去的座右铭。主要是路上的途人有超过70%的人是身穿100%的‘全黑行衣’ – 由上而下包括背包。这完完全全显示出大部分英国人依然是守旧而保守的个性。 加上公路上有许多的行人斑马线,一般上大家都直踩而过,自我感觉车子会为他们踩下刹车机(包括我自己)。然而,大家都忘了自己不知觉变成了’隐形人’! 那一天我就被行人街道上的一名‘全黑士’吓到,黑色肤色披上黑风衣带上黑帽子背着黑书包,还好他开口微笑,‘闪’出他唯一的白白牙齿! 拜托。。。

更多

和时间竞赛

牛津地铁站几乎每天在放工时间5:30PM左右准时‘关站’,说什么‘Oxford Circus Tube Station has been temporarily closed due to overcrowding’。。。远远看到这个闪着红色的文字就火星四起。可怜的我要嘛痴痴地陪着罚站,第二选择就是‘快跑’。以往的记录都是等个10来分钟就开门运作,结果有一次竟然在天寒地冻的傍晚等了半个小时,心里面郁闷得不行。其实从这里步行到回家的火车站CharingX也只是20分钟,我该麻要浪费时间的等待呢。而纠结的是,回家的火车班次是5:47,待我从公司出来已经是532+,只剩下少过15分钟的时间让我‘追火车’。慢慢徒步过去肯定赶不上,下一趟班次?等个半小时吧。 受不了等待的折磨,不愿意无奈的等待地铁门口宽宏大开恩泽,我决定夺回控制权 – 选择开动‘快跑’计划,心里至少明白,如果15分钟内可以到达CX火车站,我仍然可以赶上我的547班次。只要我愿意,跑! 大约两公里路,闪避人群,背着包包,office shoe,笨重羽绒服,我这就奔跑在伦敦街道上。第一次花了14分钟,还不错;昨天花了15分钟,略嫌慢了些(唯有埋怨途人过于拥挤);下一次,呸呸呸,拜托别再关站了好不好,每月的交通卡花上170多镑,换来的就是这种服务素质! 充满怨言不利于身心健康,唯有换个角度思考,‘感激’烂交通提供了我与时间赛跑的机会,唤起遗忘很久的感觉 – 我是运动员, Beat The Time。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