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儿童趣事

狐狸 + 狐狸, 有了猫!

小宝在作业簿上造了这个句子:

“狐狸在我家后院散步。”
老师感言:写‘花猫’应该会比较恰当。

后来小宝又在课堂文章:‘一家人’,写了这篇:

“狐狸妈妈每天都在我家后院散步,它时常会带着它家的小花猫一起坐在屋顶上望天看风景。有一天狐狸爸爸加入它们,一家人开开心心的渡过傍晚时光。”
 老师感言:错!错!错!应该是‘狗爸爸,狗妈妈’,或者是‘猫爸爸,猫妈妈’,他们生出来的宝宝才会是‘小狗或小猫’。

到了第三次课堂作业,老师看到小宝的作业簿里夹带着一张照片,顿时无言。。。

London fox in garden

小宝爸爸在照片后面写道:不要谋杀孩子们的想象力,尽管它是事实的真相。

需要遵守的禁令

春节期间,孩子最开心的莫过于是家里一桶桶的新年饼干和包装汽水,吃之不尽喝之不竭。

为了防止小病苗泛滥成灾,连群生病,我施下禁令 :
– 每天最多一包汽水,不能冷藏;
– 吃饼干以前或之后一定要喝白开水;

说一包也不行是不可能的啦,严格之中,放宽一些。总不能抹杀童年有本钱狂吃狂喝的权利。况且,我也不能每天在家里‘巡逻’,能做到循规蹈矩也只能靠自己,我更在意的是教导他们学习‘自我管理行为’的道理。规矩是死板的,然而通过小学习去明白自规自律小道理,再转化为自身行为的一部分,那更意思。

话说颁发’禁令’后,家里的小孩们从此战战兢兢的过着‘偷喝乖吃’的日子,并发生了一连串的趣事:

– 有次路哥在偷喝时几乎被我逮到,紧张的把一包未开封的汽水塞入书包里,说要带回学校喝。

– 两兄弟在楼下偷喝汽水,被刚下楼的我逮到。大的路哥几乎把半吞在口里的汽水也喷出来;小的立马冲进厨房躲在饭桌下。‘偷喝冷汽水了吗?’ 我缓缓地问道。‘没有啊姑妈,不是冷的,不信你摸摸看’,路哥大着胆子理直气壮的回答。
对啊,的确不是冷藏包装,至少做到其中一点,明白规矩是需要遵守的道理。

– 小僵尸仔早晨起床后就连连咳嗽。我问道:‘你肯定没有听话,偷喝很多冷汽水啦’。他竟然回答到:’我没有喝冷水,我只是少喝水吧了。’

流汗。。。这3岁家伙怎么这么会耍赖!

天知道’我’和‘我们’的分别

带回来一个很可爱的英国小红兵,结果一大群孩子们抢个不亦乐乎。

最后我只能的把它重握在手以避免‘残杀局面’。

女生派对酷女和古逸选择沉默的站在一旁等待我的‘大发慈悲’,然而另一旁的哥们群有路哥和小僵尸仔不停地呐喊:给我,给我。

正当我犹豫着谁应该拿到第一次游戏权的时候,我看小僵尸仔突然沉默下来。接着下来他这么说道:给我们,给我们。

换个方法,换个角度,换个字眼,以大家利益为出发点去做大量思考和争取权益,这一局他胜出了。

不要诬赖我

老妈子发现文具盒从柜厨上被拿到地下随便搁着,而当时就只有小僵尸仔*在厨房玩耍。理所当然的,老妈子随口唠叨着小孩子怎么可以攀爬到高橱柜拿东西,万一文具盒翻倒,再被里头的文具笔或剪刀插到眼睛那怎么办(事态果真可以很严重)!

小僵尸仔一面无辜咋着他的单眼皮回答说:嫲嫲不是我。

“不是你还有谁呢?不诚实的孩子大人可不喜欢哦。”老妈子狠瞪了小僵尸仔一下,继续出言教训这个小孩子。

这时候小僵尸仔突然推来一张椅子,爬了上去,再把小手升到高高的至橱柜放文具的位置,”嫲嫲看,我都不够高”。

通过案件重演证明自己的清白,好一个小福尔摩斯。

最后再三查证,原来是路哥的杰作。

 

关于小僵尸仔*
我在2015年5月中就是3岁啦。年龄不是秘密,却需要你和我一样的小聪明去寻找答案。

关于路哥*
嫲嫲说我和爹地一样是小老虎。排行老二,大有大姐唠唠叨叨,小有小弟欺欺霸霸。所以我需要武装自己,我要’更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