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酷儿

7岁的生日快乐

大姐发来一张酷儿庆祝生日的照片,昨天是她的7岁生日,原来是个巨蟹座女生。在这里祝贺她‘快高长大,身体健康’。这几句老土贺词从前就觉得土气,但是却是踏踏实实的重要 – 会长大(身心)不健康,没意思;长不大有健康更加没意思。明年再给你加些威力大些的祝贺词。。。智慧,内涵,美貌,身材。。。

想起这星座的特征,虽然拥有一双大钳子,看起来很凶,其实内心是柔软的,而且巨蟹座的女生不会真的发火。想起酷儿的一些生活小细节,逗她玩的时候喊一句‘咸煎饼’,她立刻插起双手赌起嘴巴装作‘很生气的样子’。立刻补上说一句‘你很可爱’就立刻刹那间笑到眯眯眼。。。

nicolenv

突然想起7岁的自己当时是个什么模样呢?从幼稚院上小学一年级,从婆婆和姐妹身边来到一个40多人的小团体生活;想起中期考了一个第三名,妈妈送我一盒24支装的帆船牌彩色笔,第一次自我感觉良好的moment。。。像是近视加深,翻开发黄模糊的记忆册,一页一页翻过去时,却没有看清楚书的内容。

三千繁華,彈指剎那,百年之後,不過一捧黃沙。

原来走着的每一步从来就是最简单的幸福。

我是魔术师

一班孩子群在我房间玩疯了。当个魔术师耍了几个小魔术把戏,耍了好几年他们也看不厌倦 – 小孩子就是这么单纯,这么天真,这般好玩。

当然,每一次我都会增加不同的环节让小把戏‘永保新鲜‘。像这一次,我让他们轮流站上’我的表演舞台’*,让他们成为其中的表演嘉宾。除了可以制造参与感,也可以培训孩子的独立表演自信心。最重要的,是小孩子之间的互动感更是直接,强烈和充满鼓励性。毕竟我这个大人能够做到的,他们会疑惑自己也能力办到吗?!然而他们同年层的朋友们可以做到的,自己理所当然也可以做到了。这个游戏的有趣度就在这里了。

这时候小孩子群立马表现的兴高采烈,雀雀欲试。虽然全部孩子都想出来当嘉宾,但是真正出来以后却是表现不一哦。

钱姐*是个大家姐,个性硬朗敢说话。我当然让她做首发,可以‘刺激军心’推起表演欲。她毫不怯场,一直说着‘你们看着我啊。。。你们看着我啊。。。’!这就是充满表演欲的钱姐了。

换到古逸飘逸出场,没有带上古典美女的气质,今天有叽喳小鸟上身。开口说了一句:看这个(指着手上的表演道具),突然间自己就破口大笑。(冒着冷汗。。。)算她过关吧!

终于轮到酷儿了,全女班属她的性格比较内敛慢热。勇敢的站出了舞台后,来个欢迎式鞠躬,嘴巴一开始却张不开口。鼓励着,带领着,冲破了‘第一句话的难度’,成功过关!

之前囔得最大声又拿不到‘头筹’的路哥面色都灰了很久,一听到可以出场立刻破口大笑,眼睛眯成一线。这家伙就是性情高低转折快,EQ方面如果可以下点功力应付,可以变成一个人见人爱的小男生。比起那几个叽里呱啦的全女伴,他也成功过关!

轮到呵仔*站出来,懂事年龄层属他最小。带着小害羞,跟着之前大伙儿的手势动作比着舞动着,过关!

小僵尸仔最后也冲了出来,一点儿也不怯场。虽然他压根儿也搞不清楚状况。反正我随意把弄着他的双手,最后吩咐他来个感谢鞠躬,他照着办。最后自己傻傻的笑,一群孩子也跟着傻傻的大笑。没有刻意可以营造笑料,随便一撇又是一场笑话。

这时候酷女飘啊飘到我身边拉拉我的衣袖,眯着眼睛看着我,然后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我喜欢你。大伙儿听到又是霹雳巴拉的乱笑成一堆!虽然如此,我心中可是甜丝丝的呢。。。

一年回老家一趟,探望一班老老少少。分隔两地生活,时间稍纵即逝。尤其错过一班小孩子的成长过程犹如白驹过隙。能够争取每一年和他们渡过一段悠悠假期,尽情玩乐,在他们珍贵童年回忆里画上其中的彩色一撇,堪称人生得意乐事。

 

钱姐 – 老妹家的大女儿。可能是个子比同年层长得高大的缘故,大家姐硬朗本色表露无遗,‘管家婆’外号非她莫属。

呵仔 – 时常带着一副娃娃笑面,笑起来的时候会开心发出‘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因此赢得此外号。老妹家的小男生,非常窝心的小孩。据说在你低落的时候,会走过来送上一个温暖的拥抱呢。

 

记于2014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