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孩子王日记

姐妹情

马家的小房子出现麻烦,没有公德心的马来虫搬走后的破坏程度让人气爆。Kim发来一张又一张的‘恐怖照片’,如铁门弯曲,木门全被锤坏,玻璃破裂,墙壁发霉,水喉管漏水,瓦砖破烂,还用三夹板封住窗口,留下一大堆臭垃圾。。。这还不包括欠下租金,水电费!单单文字描述和照片为证,我真是替Kim捏一把冷汗(怎么不是为我自己流冷汗呢!?)。人在他乡,山高水远,恐有心而力不足,干着急却是无补于事呢?!

幸甚的是,上天恩赐一位义盖云天两翼插刀的好姐姐,她倾力相助,出钱出力,毫无怨言,刀起刀落的帮我善后和打点一切。之前的走走跑跑奔波水电管理局不在话,和这条马来虫周转几年也是靠她鼎力相助(还真是害怕那条发疯虫会出什么阴招)。终于都搬走了,虽然留下一大堆手尾,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成功赶走臭虫。赖着不走才是最头疼的呢!

Kim首先找人清理了堆积在5楼房子里的臭床烂厨和一大堆恶心的垃圾,再帮我找人换了新门新锁,还亲自帮我粉刷和清洁房子,我真的衷心的谢谢他。就算找个工程商,他们也未必事事倾力亲为。大概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真的要好好的感激这份仗义之姐妹情!

放眼看去现时代的三表姐妹, 钱姐,古逸,和酷儿。虽然不是一起生活的亲姐妹,却是关系要好,一同成长的分甘同味好朋友。想想如今的家庭成员规模越来越小,能够有双数孩子陪同成长的已经是寥寥无几。他们很幸福几个妈妈群生在一块,营造一个‘共同生活’的环境让她们不寂寞热闹生活在一起,这是一份得来不易的姐妹情谊。希望他们‘友谊永固,姐妹情深’。

相关文章:‘我是孩子王

1923347_10207712519758529_2356976172274733034_n
三表金花
12003368_528574293978269_1306197432752847563_n
想当年的四姐妹

孩子们,你们懂什么是’难民灾难‘吗?

什么是‘历史’?走过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

以前小时候爱挑食,妈妈总爱说这一句:非洲小孩想吃也没有机会。原来这不是恐吓伎俩,这个世界生病了,已经不再局限是‘吃喝住’,而是,小孩子就连活着的机会也没有。

让你的小孩子学习‘现在’,教育他们现实身边发生的事情,别以为他们不懂,他们的爱只是被成长给磨平而已。

 

“他只是睡着了,轻轻的睡着了。下一辈子,他就会醒过来。”

crisis

crisis1

笑笑没烦恼

我家小僵尸仔再次发功把大家都逗乐透。

就在晚上睡觉以前换上睡衣的时候,他把一堆贴纸一张一张的贴在面上。妈妈看到怪可爱的,立刻帮他拍下照片。哪知道他唯恐’威力不足‘,立马开大2000cc马力来个’老夫子+李小龙‘搞笑版 poses。

我可以想象当时的老妈子应该笑声应该从音速30,上50,再冲上100度。

小孩子啊,能够制造出来的欢乐元素真的超级浓,纯度高,威力大。就连身在远方的我也能感受到他的’余威‘。

我打趣和妈说到:那一天在他的大喜日子,我们把这两张照片放在大荧幕上,他肯定很后悔自己当初’这么可爱的浦士‘。

不懂为什么,看到小孩子这般可爱的时候,我总有种冲动。。。

想把他们抱紧到他们求饶,太肉紧他们的可爱了。

不然你以为会是什么?!!!

IMG_1825

IMG_1826


不够喉?赠送威力十足视频一个 — 今天没吸血哦。

我是魔术师

一班孩子群在我房间玩疯了。当个魔术师耍了几个小魔术把戏,耍了好几年他们也看不厌倦 – 小孩子就是这么单纯,这么天真,这般好玩。

当然,每一次我都会增加不同的环节让小把戏‘永保新鲜‘。像这一次,我让他们轮流站上’我的表演舞台’*,让他们成为其中的表演嘉宾。除了可以制造参与感,也可以培训孩子的独立表演自信心。最重要的,是小孩子之间的互动感更是直接,强烈和充满鼓励性。毕竟我这个大人能够做到的,他们会疑惑自己也能力办到吗?!然而他们同年层的朋友们可以做到的,自己理所当然也可以做到了。这个游戏的有趣度就在这里了。

这时候小孩子群立马表现的兴高采烈,雀雀欲试。虽然全部孩子都想出来当嘉宾,但是真正出来以后却是表现不一哦。

钱姐*是个大家姐,个性硬朗敢说话。我当然让她做首发,可以‘刺激军心’推起表演欲。她毫不怯场,一直说着‘你们看着我啊。。。你们看着我啊。。。’!这就是充满表演欲的钱姐了。

换到古逸飘逸出场,没有带上古典美女的气质,今天有叽喳小鸟上身。开口说了一句:看这个(指着手上的表演道具),突然间自己就破口大笑。(冒着冷汗。。。)算她过关吧!

终于轮到酷儿了,全女班属她的性格比较内敛慢热。勇敢的站出了舞台后,来个欢迎式鞠躬,嘴巴一开始却张不开口。鼓励着,带领着,冲破了‘第一句话的难度’,成功过关!

之前囔得最大声又拿不到‘头筹’的路哥面色都灰了很久,一听到可以出场立刻破口大笑,眼睛眯成一线。这家伙就是性情高低转折快,EQ方面如果可以下点功力应付,可以变成一个人见人爱的小男生。比起那几个叽里呱啦的全女伴,他也成功过关!

轮到呵仔*站出来,懂事年龄层属他最小。带着小害羞,跟着之前大伙儿的手势动作比着舞动着,过关!

小僵尸仔最后也冲了出来,一点儿也不怯场。虽然他压根儿也搞不清楚状况。反正我随意把弄着他的双手,最后吩咐他来个感谢鞠躬,他照着办。最后自己傻傻的笑,一群孩子也跟着傻傻的大笑。没有刻意可以营造笑料,随便一撇又是一场笑话。

这时候酷女飘啊飘到我身边拉拉我的衣袖,眯着眼睛看着我,然后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我喜欢你。大伙儿听到又是霹雳巴拉的乱笑成一堆!虽然如此,我心中可是甜丝丝的呢。。。

一年回老家一趟,探望一班老老少少。分隔两地生活,时间稍纵即逝。尤其错过一班小孩子的成长过程犹如白驹过隙。能够争取每一年和他们渡过一段悠悠假期,尽情玩乐,在他们珍贵童年回忆里画上其中的彩色一撇,堪称人生得意乐事。

 

钱姐 – 老妹家的大女儿。可能是个子比同年层长得高大的缘故,大家姐硬朗本色表露无遗,‘管家婆’外号非她莫属。

呵仔 – 时常带着一副娃娃笑面,笑起来的时候会开心发出‘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因此赢得此外号。老妹家的小男生,非常窝心的小孩。据说在你低落的时候,会走过来送上一个温暖的拥抱呢。

 

记于2014年2月

天知道’我’和‘我们’的分别

带回来一个很可爱的英国小红兵,结果一大群孩子们抢个不亦乐乎。

最后我只能的把它重握在手以避免‘残杀局面’。

女生派对酷女和古逸选择沉默的站在一旁等待我的‘大发慈悲’,然而另一旁的哥们群有路哥和小僵尸仔不停地呐喊:给我,给我。

正当我犹豫着谁应该拿到第一次游戏权的时候,我看小僵尸仔突然沉默下来。接着下来他这么说道:给我们,给我们。

换个方法,换个角度,换个字眼,以大家利益为出发点去做大量思考和争取权益,这一局他胜出了。